《中华骄子 翰墨传承》云生华祝贺建军90周年精品展

2017-03-08 16:50

 


  云生华,蒙古族,又名图·德力格尔,1941出生于土默特左旗。他幼读私塾,长入大学,曾从事教育、行政、新闻、书法教育等工作。现为内蒙古诗词学会、内蒙古作家协会、内蒙古书法家协会会员。《中国书画报》、江西省人文书画院、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书画家;新加坡神州艺术院高级荣誉顾问;中国当代艺术协会终身名誉主席;北京东方翰林书画院名誉副院长,内蒙古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等。分别被中国书画艺术促进会、中国紫光阁国礼艺术中心和中国学研究会授予“国礼艺术家”和“一级国学大师”等称号。



  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,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浓郁的民歌风,把赋予民族深情的土默特,描绘出一幅充满时代气息的历史画卷。在这里,孕育出很多优秀的杰出的政治人物和艺术人才。


  云生华先生,就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一位奇才。他的书法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,饱含着蒙古民族的豪放与豁达,蕴藏着古朴典雅、浑厚潇洒的艺术精华。早在十几年前,在报刊上见过他的书法,又在书店里买了他早期出版的一本册子。赏阅再三,浓厚的韵味,像春天的百花,散发着幽远的沁人心脾的芳香……终于有一次,一种缘分,在他的书画室我与先生相见了。他性格开朗,快言快语。炯炯有神的目光里,似乎深藏着他青年时期历尽沧桑的艰辛与勤苦;似乎闪现出他坚韧不拔的雄心与壮志。畅谈的心绪,伴随着醇香的美酒,揭开了《梦觉窗风》的新篇章,绽放出他诗联书印的艺术奇光。


  书法,主要讲“骨法”和“气韵”。筋骨老健,乃显骨法之苍劲,笔力之险奇;风神洒落,方为气韵之生动,墨痕之华丽。云生华先生的书法艺术,深含骨法和气韵之精髓。宗“二王”书圣之大法,承颜柳高贤之教化,法欧虞大师之精作。他的笔法如屋漏痕,如锥画沙。执笔欲紧,运之欲活,腕动而指不动。故而有“心正则笔正”之说。他正是在把传统的用笔技法结合自己娴熟的笔墨技巧,形成他“重在用笔、贵在深沉、意在心静”的笔耕之法。他的书法,既可达到笔力适中,肥瘦相宜,又能达到“迟以取妍,速以取劲”的艺术境界。


  他的行草书,笔势浑厚,神韵洒脱,如跃马潭溪,飞泉四射;如月夜行空,穿云过雾。似高山滚石,掷地有声;似雨后天晴,彩虹断云。真可谓:兴酣挥毫扫鹅池,醉笔狂洒云中情。他的楷书,如刀削斧斫,平正规整,端若引绳,昭然绝异。其篆隶之法,圆劲古澹、点画波发、八分显奇、折锋为佳、笔老为贵。他不仅精于真草隶篆,而且对蒙文书法亦精通熟练,挥洒自如。他认为,蒙汉文虽是两种文字,但书法艺理相通,而且书写起来更为流畅,更能显现其独特的艺术风格。我虽然不懂蒙文,但能看出他书写蒙文时的笔法,大有风神骨气,潇洒流畅之神韵。其笔法,凸显出蒙古民族的豪放旷达和浓郁的民族艺术之风。


  诗歌是讲形象思维的,是讲意境的。故而有“诗要达意,画要象形”之说。云生华先生,可谓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文学艺术家,他的诗歌联句意境深宏、情景交融、端劲有骨、清气照人。他的大作《梦觉窗风》一书中“土默特历史歌”以史寄情,直抒胸臆。既吐放他酷恋根生故土的深情厚谊,又激情洋溢放歌土默特的历史缘由。字里行间,表现出蒙古民族铁骨铮铮,捍卫边疆的英雄气概,袒露出他们“守疆不离土”反对强敌的豪情壮志。书中“贺土中六十华诞”五言诗,仅有二十个字,高情颂扬了母校的辉煌史绩,热情赞颂了母校创建的勤苦与艰辛,沧桑与巨变。


  他的楹联对句,功整奇妙,独具匠心。是他艺术高潮中溅起的又一朵浪花。书中联:“字里流爽气,行间荡雄风”。上联一个“流”字,诠释了“爽气如流”之意。下联一个“荡”字,回解了“雄风激荡”之境,可谓奇巧绝妙之联。又联“生后有心读青史,华年无意入艺林”。这是他的嵌名联。格律严谨,巧对工整,名嵌联中,尤为新颖。此联前呼后应,意趣横生。


 “高山流水诗千首,明月清风酒一船”。品赏《梦觉窗风》之后,才识得先生“铁画银钩”有羲之之浑厚字法;“吐纳珠玑”有李杜之高雅诗章。真可谓:诗联并茂,书印齐扬。他乘上小舟,畅游艺海,诞登道岸。但愿先生:“琴窗古韵长生趣,艺苑温馨足慰情。”(辛昱田:作家、书法家、诗人、评论家)



作品欣赏